-->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开始习惯了这种每星期一文的步调,目前把时间花在学习烹饪和英语,两个多月以来,一边收股息一边惬意过活的日子,其实还蛮合适自己的,不过还是希望退休后能找到一个可以取代工作日常的活动,而这个目标,在选项和治安都不好的PNG,相信需要等待回到大马才有明显的进展,目前所能做的是为之打好一定的基础,以准备好往后各种可能的挑战。


前几天用餐时,一位认识挺久的老板Mark提起他店里发生的事,为上个月的账目盘点时,发现有两万多元的营业额不知去向。 Mark像福尔摩斯一样将蛛丝马迹仔细的拼凑,然后将目标锁定了店里一个干了五年的小哥。


Mark开著录音的手机放在身边问他:“是不是你挪了店里的钱?”


小哥一愣,做了一些无力的抵赖后,在Mark胸有成竹的眼神和证据确凿的罪证下,立马供认不讳。


“老板,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我挪用公司的钱是为了还我爸欠下的赌债,他天天在外面赌,越赌越欠下一屁股债,快要过圣诞了,我不忍心看着我爸每天被人堵在家里要钱,一想到他每天被人威胁说要打残他我都害怕。”小哥缓缓讲述着自己小时候的种种苦难,向来都是以善为本的他首次心歪自己也过意不去,他说到辛酸处还不时配合上一点眼泪,希望Mark不会报警。


故事讲到这儿Mark对我们一笑问说:“你猜,我是怎样回答他的?”


水星熊仔细思量了一下Mark的问题。


如果他单纯洒脱一点,他会默默地把证据收起,悲悯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说:“算了,这钱我也不要了就当给你发了年终的Bonus,你以后遇到什么困难跟我说。”


如果他善良一点,他大概会提出让他继续留下来用,每月工资的一部分来填补这部分的亏空,然后等到还完之后将这事假装没发生过。


不过,Mark就是Mark。


他一声不响的默默听完小哥的话,然后在小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递过一张白纸一支笔:“你写个欠条给我,三个月之内还清我不会告你。另外,从明天开始就不用来上班了。”


小哥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纸和笔:“老板,我跟着你这么多年了,我是个好人,你一定要相信我。”


“可是你不是个好员工,所以我不会再用你了。”Mark拿了借条转身就走,将小哥和他“我是好人”的呼喊统统抛在身后。


Mark说,这永远是一个不乏好人的世界。

抢劫金店的强盗也许只是为了覆行结婚三年后要给妻子买钻戒的誓言。


在地铁上拿了别人手机的小偷也许只是为了给家里年幼的妹妹买一罐奶粉。


连失手杀了人的罪犯都是好人,他只不过是为了丢掉工作郁结成病的妻子打抱不平而已。


不管是怎么样的动机和背景,本来都不应该成为为错误辩护的借口。可是我们有一个口口相传的诡辩秘诀,叫做声东击西。


别跟我讲专业素质,别跟我讲职业操守,别跟我讲道理。我只要占据了道德的高地就好。


这一原则可以广泛用于各种争议,将各种原本针对“事件”的眼光引向“个人”,而此时这“个人”的好坏就成为我们评论事件的依据。


Mark的思维逻辑,或许不是人人都同意,但也确实值得玩味,乍看似乎少了人情味,深思一层也有其理性的一面。


如果好人做了坏事不被追究,是否坏人做了好事也应该被无视?


投资也是需要大家最缺乏的理性,而散户往往被感性的大市气氛所冲袭,而作出了和理性不符的决定。


好比,一家向来表现优良的公司,出现了一位舞弊的管理层,而董事会决定保留他,你会否能继续安心持有?


或许,答案人人不同,并无对错之分,但对于能保持足够冷静的的那部分人来说,就如Mark有点冷酷的所言:“你是不是个好人,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我关心的,是你没有撒谎,没有作假,没有违背职业道德,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你觉得呢?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0/11/blog-post_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