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病疫情,一次空前的行动管制令(MCO),让我国首度陷入“锁国”窘境,原本活络的经济活动顿时停摆,导致企业和家庭陷入手停口停的财务大危机。

为纾缓老百姓的荷包压力,政府和银行业携手推出了长达6个月的暂缓还贷措施“紧急救火”,但这边火刚灭了一大半,我们也从暂缓还贷措施朝针对性暂缓还贷过渡,新一波的疫情却无情地卷土重来,企业和家庭会否就此陷入万劫不复的信贷或债务危机之中?

国行报告
中小企现金储备 最多撑2个月

想要了解企业和家庭历经疫情创伤后,实际财务情况的虚实,我们自然得从与他们有金钱往来的银行下手,透过“看透人生百态”的银行业视角去挖掘企业和家庭实际财务状态。

国家银行《2020上半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受到行管令、其他国家封锁抗疫措施对商业领域带来干扰及需求疲弱影响,今年上半年非金融机构财务表现普遍恶化。

“虽然行管令从5月开始放宽,商业开始走向复苏,但复苏力度却不均匀。旅游相关领域和服务业是受疫情冲击最大的领域,主要是旅客量减少、人民减少非必需品开销导致收入显著下跌。”

其他领域也表现参差,航空旅游禁令也严重打击全球石油需求,并对石油与天然气领域复苏带来影响;批发与零售领域缓步复苏,制造业(特别是电子与电器和医疗产品)表现也出现改善,同时产业领域活动也逐步增加,但情况依旧严峻。

5大行业最脆弱

报告指出,受到疫情打击,多数企业的偿债能力都受到影响,利息覆盖率(interest coverage ratio)少于2倍的公司数量,从去年杪的28.1%增至今年6月的32.1%,其中旅游相关领域、批发与零售、建筑、产业和油气业是最脆弱的领域。

疫情对中小型企业的冲击更为明显。调查显示,许多中小型企业的财务抗压力不足,现金储备最多只能撑2个月或更短时间。同时,中小型企业数码化程度不足,也导致他们没有能力在行管令初期转向电子商务平台来继续做生意。

纾困方案解燃眉之急

幸好政府和银行推出的纾困方案,成功帮助许多企业暂时渡过难关,并将商业贷款的呆账率维持在2.5%的低位。今年上半年,仅有一家国内公司债券评级遭到调低,但银行却发现越来越多商业贷款面对信贷风险,意味著商家面对越来越沉重的财务压力。

截至今年6月,非金融领域总债务按年增长3.8%,至1.6兆令吉,相等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8.1%,主要归咎于暂缓还贷措施落实,导致企业减少偿债及营运资本贷款增加。不过,受到融资需求减少及银行重新评估商业领域风险,非金融领域新贷款分发则按年减少3.4%。

不过,报告预警,随著更多企业对新营运环境无所适从,国行预期望潜存风险的企业比例更高。

家债增长放缓
房产汽车最显著

至于家庭方面,报告显示,尽管疫情对家庭收入和就业前景带来影响,但多数家庭财务状况依旧稳定。

“在政府和银行向家庭释出额外现金后,家庭财务维持在舒适水平,截至今年6月杪家庭金融资产和流动金融资产占债务比例分别为2.2倍和1.4倍,同时家庭存款也强劲增长7%。”

值得注意的是,在行管令和家庭开销审慎,家庭债务增长放缓至4%,并反映在住宅产业增长放慢至7.2%及汽车贷款萎缩0.9%上。

6月家债占GDP攀上87.5%

不过国行认为,虽然债务增长放缓,但截至今年6月杪家庭债务占GDP比重却攀上87.5%高位,较2015年巅峰的86.9%为高,归咎于第二季名义GDP显著萎缩。不过,随著经济活动改善及家庭逐步重新偿债,相关比例有望缓步下跌。

报告指出,尽管家债持续攀升,但家庭举债水平仍在自身能力范围之内,并分别反映在35%现有家庭债务供款比率(Debt Service Ratio)中值及42%新增家庭债务供款比率上。

“暂缓还贷措施为许多需要帮助的家庭,特别是失业或收入减少的借贷者提供及时的财务援助。在高峰时期,接近银行系统90%的家庭贷款选择暂缓还贷,主要是许多借贷者选择在不明朗时更弹性处理现金流。”

收入低于3000几无流动现金

国行指出,随著收入和就业前景越发明朗,越来越多贷款者在近月重新还贷。基于70%家债为浮动利率贷款,低利率将提高贷款者在暂缓还贷期限届满后的偿贷能力,但部份家庭未来可能面对日趋沉重的财务压力,当中家庭收入少于5000令吉的借贷者杠杆率增加最多,而家庭收入少于3000令吉的借贷者的流动性缓冲空间则几乎见底。

国行预测可能面对偿贷问题的家庭,只占总贷款人数逾15%,其中占总借贷人口1%或总家债3%的贷款可能出现违约风险。值得注意的是,潜在违约者中有约40%来自贷款价值比例(LTV)平均70%的贷款,这将抑制受影响的借贷者和银行需要面对财务损失。

“对于收入和财政缓冲空间较低的家庭来说,收入支援措施将是避免财政恶化的重中之重。”

疫情加大房价下跌风险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认为,产业市场复苏力度也对金融市场稳定带来冲击,主要是产业贷款占银行系统总贷款一半以上,任何风吹草动都将动摇银行体系的稳定。

国行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住宅产业市场活动明显放缓,成交量和成交值双双呈跌。虽然第二季新推介房产项目减少,但未销售的房屋却攀升至近17万单位,其中多数(67%)为在建产业或价格超过30万令吉的房产(73%)。

在非住宅产业市场,酒店和时钟酒店等短期住宿环节因旅游禁令及边境关闭等因素影响受创严重,平均酒店出租率降至12%低位,远低于5年历史平均的61%。随著跨州旅游禁令放宽,截至8月杪已有接近90%酒店已重新运作,但整体前景依旧严峻。

商场客流量复苏缓慢

市场供过于求,加上消费者购物行为出现改善,购物中心持续受到客流量减少影响,零售商业产业市场租金未来可能持续承压。市场专家认为,购物中心的客流量复苏将非常缓慢,可能需要6至12个月才能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此外,办公空间也持续受到弹性工作安排影响,其中巴生河流域高级办公单位需求仅些微增长。考虑到未来可能有员工继续居家办公,加上办公空间的社交距离要求,企业可能在更新租赁合约前检讨空间的需求,而这恐进一步打击办公单位出租率和租金表现。

整体来看,国行认为,受到需求和收入减少,冠病疫情可能加大房价下跌风险,鉴于住宅产业贷款占银行总产业贷款的绝对多数,恐怕会提高金融稳定风险。

“尽管如此,超过80%产业贷款用于自住用途、高达85%的产业投资贷款与月收入超过5000令吉的高收入人士相关,加上利率调降大大提高借贷者偿还能力及拥屋计划(HOC)成功提振需求,这将大大降低房价走低带来的金融稳定风险。”

振兴措施营造短期美好?

从国行报告,不难发现企业和家庭债务和资产水平在疫情中未显著恶化,这主要靠政府财政振兴政策及暂缓还贷措施营造出的短期美好。随著暂缓还贷措施告一段落,针对性暂缓还贷措施登场,在政策干预力度减少下,企业和家庭的财政恶梦会否就此展开?

国行表示,针对性债务援助及银行延长纾困计划措施将帮助能存活的商家保持偿债能力,并避免出现大范围的违约情况。

“随著暂缓还贷结束,银行业已接触超过200万名贷款者,并接获51万4400宗贷款重组和重新安排,批准率为98%。今年4至7月之间,银行批准的债务重新安排和重组申请较去年杪高出约6.3倍。”

报告显示,随著经济活动缓步改善,下半年商业环境有望持续转好。针对性金融援助计划将继续为企业提供帮助,同时企业从暂缓还贷过渡至针对性金融援助计划,也将提供更高的贷款表现能见度,从而减低风险厌恶及提高复苏阶段的信贷供应。

尽管如此,特定领域特别是旅游相关领域和高接触服务领域的复苏力度缓慢,整体前景依旧脆弱。同时,冠病疫情再度升温,也将影响全球需求。

四分一商贷需严格监控
家庭资产素质恐恶化

有鉴于此,银行将加强相对脆弱的领域贷款者信贷风险监控,以便企业能提前进行债务重新安排和重组,从而减低系统的资产减值。在整个银行系统里,大约四分之一的商业贷款需要严格监控。

至于家庭方面,国行虽预期未来劳工市场将持续改善,但收入能见度不高,甚至是就业于受创严重的领域的借贷者将依旧面对财务压力。“为此,政府已准备系列援助方案,包括延长至2021年第一季的针对性援助计划及薪资津贴、再培训计划等,以纾缓他们的财务压力,同时强化未来就业和收入前景。”

资产素质方面,在暂缓还贷措施影响下,今年上半年家债总减记和违约率分别企于1%和0.9%,但随著暂缓还贷措施届满,下半年家债资产素质可能出现恶化。

国行压力测试显示,针对性暂缓还贷措施将持续落实在2021年第一季,预见家债资产减记将在下半年开始浮现,更可能较前期翻倍,但依旧处于历史低位。

末季经济恐难返正

李兴裕表示,企业面对经济仍在复苏影响,而家庭面对失业、收入减少冲击,债务势必受到影响,但重点是银行业有强健的资本缓冲空间,可以吸纳损失,不会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也不会爆发信贷危机。

“就算呆账率较2008/2009年金融风暴倍增,银行业仍有足够的韧性应对。”

不过,这并不意味金融市场将高枕无忧,李兴裕认为疫情将是冲击金融市场稳定性的最大风险。

“我们的最大风险就是何时能够恢复正常,经济要重返正轨才能推动就业市场,从而刺激消费和投资。好在当前的有条件行管令(CMCO)较之前更为宽松,只要不是落实更为严格的加强行管令(EMCO),对经济的冲击就会更少。”

尽管如此,他相信第四季GDP恐难如预期般录得成长,但全年经济衰退幅度仍与官方预期一致。

历史证明,大危机往往会对经济产生持久影响,冠病也不例外。企业需要时间来恢复恶化的资产负债表和重建生产网络,经济前景不明朗也抑制投资和消费,从而让业市场黯淡。

疫情越持续  经济伤害越大

经济学家认为,虽然市场普遍预期大马2021年经济将显著增长,但这并不意味经济将全面发挥其增长“潜能”,主要是疫情持续时间越久,经济伤害越大。

“冠病确诊个案增加,可能迫使政府采取更严谨的防疫措施,从而抑制经济活动和拖慢复苏步伐。同时,后疫情时代带来的新商业和消费者行为,也可能影响未来宏观经济表现。”

他认为,若经济复苏不如预期,恐进一步削弱就业市场复苏,从而抑制家庭开销。

渣打银行近期指出,大马疫情在最近几周开始飙升,截至10月12日单周病例增加23.5%,创下4月来最高,迫使政府对病例飙高的雪州、沙巴和联邦直辖区及布城祭出为期2周的CMCO,预期可能导致我国全年经济损失0.4%。

经济学家认为,冠病确诊新个案不断攀升,可能对失业人口重入就业市场带来挑战。

“此外,我们相信CMCO对经济最大的冲击,将是消费者开销转疲,连锁反应对服务业,特别是零售贸易、餐厅、酒店、旅游、教育和休闲服务等消费者相关次领域带来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国行调查显示,当危机爆发前,只要借贷者的供款与收入比率(DSR)超过60%,无论你处在哪个收入层,融资率都是负向的。不过在B40群体当中,部份人士的DSR虽低于60%,但却没有进一步融资的空间。

“在危机爆发后,只要借贷者的D S R高出40%,任何收入群都可能出现融资率不足的情况。

其中,借贷者(特别是中产阶级)对收入冲击最为敏感。”

预算案料加码财政振兴

有鉴于此,李兴裕相信政府将在2021财政预算案加码财政振兴,透过延长薪酬津贴等措施,来强化企业的现金流、信贷和成本在内的“3C”管理。

“至于消费者方面,政府将从改善劳工市场及给予税务减免等措施来提振市场信心。”

政府将在11月6日提呈疫情中首份财政预算案,大华继显相信政府将祭出扩张型预算案,专注关怀人民、引导经济发展、实现可持续生活、强化公共服务传递4大重点,以为饱受疫情冲击的经济疗伤。

大华继显认为,政府今年祭出的薪资津贴、B40和M40金援、汽车销售税豁免等振兴措施可能延续至2021年,并推出更多新措施来扶持消费、提振投资、加速数码化、加快就业创造和薪资、促进环境可持续发展。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362188.html